用戶名:
密 碼:
驗證碼:  
   
 

漢字之美,韋杰給出最簡單又最美妙的答案

發布時間:2017-12-28 12:06:25

    白天不懂夜的黑,以字母組合為語言的人,也往往不懂表意文字的美。

  據說,有許多老外以為中國的電腦鍵盤是醬紫的:

  因為漢字太多,一個鍵盤也容納不下常用漢字,于是,還有歪果仁以為,中國人的鍵盤是下面這樣的:

  恩,輸入漢字的時候還要拿一根棍子,用比《爆裂鼓手》中男主角還快的打擊速度敲擊鍵盤~

  據說,許多歪果仁第一次看到中國漢字時,會覺得:這完全沒法區分嘛,(一位腐國朋友告訴我,當時感覺比亞洲人的長相還難區分)

  可真正了解后才會慢慢領略到漢字之美,原來有這么多奇妙無比的結構、寓意,就像根、楊、柳這些都和樹有關,所以左邊全是木;就像雷、雪、霜,都和雨有一些關系,給人漂浮的感覺,所以在上面……

  有篇中學課文,都德的《最后一課》,他借助法國老師的說法:法語是世界上最美麗、最清晰、最嚴謹的語言。

  當時我就想,或許是因為他不懂中文吧。漢字是美麗的、智慧的、偉大的,可因為網絡語言的增多,書寫情景的減少,大家可能已經忘記漢字之美。

  漢字美在何處?它的精髓是什么?漢字在中華文明中的地位是什么?這些問題,有一個人,他給出了最簡單透徹又最美妙的答案。

  他,就是韋杰,金誠集團董事長,身家百億的企業家;他是中國新型城鎮化巨頭,59個特色小鎮已落地中國;他還是暢銷書《仿佛》的作家,文辭、故事之美打動無數讀者;他是《美人魚》《天將雄獅》等高票房電影的投資出品人…

  兩個月前,韋杰“World,I”全球巡講前往這些全球9大頂尖高校:香港大學、新加坡國立大學、韓國首爾大學、日本東京大學、美國斯坦福大學、美國哈佛大學、英國牛津大學等等。

  在那里,韋杰如數家珍一樣講漢字、講述中華文明,讓外國人,也讓中國的莘莘學子領略到真正的漢字之美,中華文明之博大精深。

  韋杰在日本東京大學演講

  上千家海外媒體報道,美國時代廣場大屏幕長時間播放……而對這些榮譽,韋杰揮一揮衣袖,重新回到國內,來到杭州這座文化之城,于12月3日舉辦Encore站。

  3100位現場聽眾以及通過有象視頻線上觀看的2000多萬網友一起享受到一場思想和文化的盛宴。

  在杭州站,韋杰貢獻出了他多年的思索、研究成果,他把漢字分為了四類:能解決根源問題的,稱之為道字;解決能量問題的,稱之為神字;解決人的問題,稱之為人字;還有一些是為了解決鬼的問題,稱之為鬼字。

  他分享的第一個字是道。下面一個走字底,代表我們所有的行為,代表我們所有的實踐工作。但實踐工作不能只是走字底,否則就是出租車司機,走了很多路之后你要思考它根本的規律,這個時候你就有道了,道是這樣理解的。

  慈字,由玄和心組成,可見古人知道,給別人錢那不叫慈悲,不斷的糾結和反復在內心的拷問,最終出來的東西才是慈悲。

  易字,上面一個太陽,下面是萬事萬物。它代表不管你怎么往前發展,萬事萬物都要在太陽下才能生長,你要明白所有的東西輕松一點,簡單一點,你才會發展的更好,這才是易的狀態。每一個中國字都是很簡單的一種狀態。

  最難的一個字是心。這個字是所有中國字里面要認真思考的字。為什么說是最難的?因為所有的中國字都有間架結構的,要么左右、上下、包圍、半包圍,只有心是沒有結構的,是打開的,是敞開的。

  這個字要求你保持開放的狀態,但開放的狀態其實很難。

  孫悟空向菩提祖師學本事的時候,菩提祖師說住在“七星山,斜月三星洞”,斜月三星洞,斜月象形為豎彎鉤,三星象形為三點,合起來就是一個“心“。就是說,我想出來的時候,我就出來了,不想出來的時候,你是找不到我的。這是在說,只有你找到自己的心的時候,你才會找到我的存在,就學到了真正的本事。

  “中國字代表了我們最大的傳統智慧,雖然因為某些思想的變化,而發生了變化,但這些字傳承下來,我們需要真正都去理解它,才能找到真正的終極智慧。”

  韋杰的這段總結,就像一段堅固而美麗的橋梁,連接起了漢字和智慧。漢字之美,你現在是不是認識到了呢?